新闻动态 / 科普知识
恐龙的“春天”与花儿无关
2019-11-08


一项新的分析结果挑战了恐龙生物多样性大爆发的传统理论,即随着开花植物在地球上扎下根来,恐龙的“春天”也来临了。欧洲古生物学家发现了新的证据,表明这种巨大的史前动物对于盛开的鲜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尽管仍有专家怀疑这一理论,但它一经证实,必将使古生物学家重新考虑恐龙的历史。        

历史上的白垩纪时期——从距今1.45亿年前到6500万年前——是生物进化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经历了包括蜜蜂、蝴蝶以及蛾子在内的授粉昆虫的多样化过程。蜥蜴、鳄鱼和蛇的新种纷纷涌现,而现代鸟类和哺乳动物的祖先也在那时登上了历史舞台。白垩纪同时也经历了被子植物或开花植物的大爆发。在白垩纪的初期,当时的恐龙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大约8500多万年,然而某些研究人员怀疑,开花植物的大量传播促成了恐龙生物多样性的大爆发——进化出了大量以绿色植物为食的恐龙新种,以及以这些植食性恐龙为食的食肉恐龙。

 

一项计算机分析结果显示,恐龙进化与开花植物的兴起无关。

乍一看,这确实是一幅合情合理的景象,然而古生物学家却一直拿不出必要的化石证据。如今,一个欧洲研究小组宣布,通过对那一时期恐龙生物多样性进行的一项全面的计算机分析,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些新的证据,表明白垩纪时期恐龙生物多样性的增加其实源于一些抽样偏误:与更早的年代相比,白垩纪有更多不同种类的恐龙化石——这一结论的出台可能完全出于偶然。在修正了这一抽样偏误后,研究人员发现,抛开被子植物的进化大爆发,恐龙的生物多样性其实在白垩纪之前的8500万年到5500万年——即侏罗纪早期——便已经到达顶峰。事实上,研究人员在恐龙生物多样性与开花植物的增生之间并没有发现相关性,并且也缺乏将被子植物与恐龙食物联系起来的化石证据。研究人员在即将出版的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

然而美国哈佛大学的古生物学家Charles Marshall指出,研究人员恐怕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因素。Marshall说,即便不考虑恐龙的生物多样性大爆发与被子植物的兴起有关,但依然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这些开花植物减缓了恐龙生物多样性大爆发的下降速度。他说:“这些新的数据其实与这一结论是一致的。”Marshall强调,如果想要证实研究人员的新发现,还需要依赖更多有关白垩纪恐龙食物证据的搜集,这是因为现在“科学家对于恐龙到底吃什么还不甚了解”。